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枣庄在线-网上枣庄第一站-枣庄网-众智传媒旗下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母亲(张继/文)写在母亲节的文章

已有 244 次阅读2018-5-13 09:54


母    亲

文/张继

        这次回家我见到的第一个家人就是我的母亲。

        车停下,母亲从对面走过来,阳光很明亮,把母亲的身体照的愈发显得单薄。母亲可能是从菜园来,手里还提着青菜,看见我她站住了,脸上露出喜悦。母亲的头发更加花白了……我叫了声娘,她答应着看了我一眼,说,你瘦了。然后眼睛似乎有点湿。我说没事,身体好着呢,瘦点好。母亲没再说什么,只是说回家吧。

        我从车上抱着给她和父亲买的东西,跟在她后面走。母亲的背比上次好象更驼了一些,她真的老了。我的心不由得一酸。

        母亲一生里共生养了六个儿子,我们是母亲的骄傲,但是,同时也是母亲的负担。我小时候,父亲在人民公社做事,他是一个认真的人,为了工作很少回家,家庭的担子几乎都压到了母亲身上。六张嘴啊,就是有吃的,做出来也十分困难,况且那时候吃的还很不充足。老家主食是吃煎饼,这是一种好吃却很费事的食品,要先用石磨磨出来,然后再用鏊子一张一张地摊出来,为了弄够一家人的吃食,母亲每隔一天都要早早地爬起来,推磨、烧火,摊煎饼,一忙起来就是大半夜,天亮还不耽误到生产队去挣工分。

        现在,我们弟兄六个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而且大都是一个,一个养起来还那么操心,想想当初母亲是怎么把我们弟兄六个养大成人的,怎么不对母亲肃然起敬。养儿方知母艰辛,看着母亲的背影,我的眼睛有些湿润。

        回到家,母亲把我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在我的手与母亲的手接触的一刹那,母亲的手在我的手上轻轻划了一下。这是儿时母亲抚摸我脸颊的感觉,这是儿时 母亲拉我上路时的感觉。母亲的手还是那样粗糙,不软和,那是她常年累月劳动的结果。她都这个年龄了还在劳动,我有点不高兴,我说娘,兄弟几个啥都不缺你的,你怎么还干呢。母亲笑了一下,说,还是有点活干好,闲着闷得慌。怕我生气,又补充说,没人让我干,我就是帮他们管管闲事。母亲说这话时,语气是满足的,面容是慈祥的。母亲说着,放下东西,去给我倒水,她那双养育了我们兄弟几个的人,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

        为了这个家,记忆中母亲的手似乎从来没有空过,在田野里,在回家的田间小道上,在灶台前后,母亲的手里总是或抓,或提着东西,有时候是一把猪草,有时候是一把干柴,有时候可能是一件没有缝补完的衣服……寒来暑往,母亲的手,粗糙着、干裂着、脱着皮、流着血,那双整天用布条或胶布缠着的手啊,在我的记忆中晃啊晃,那么容易晃出我们的泪花。

        我喝着母亲给我倒的水,听着母亲断断续续地给我讲着家事,母亲说我父亲去青岛我叔叔那里去了,帮他管几天事,顺便看看海,母亲说,我五弟的媳妇好象又怀孕了,五弟的家境不是太好,对这次怀孕她有点担心,母亲说我大哥的儿子结婚了,希望我能在区里的工厂给他找一份工作,母亲又问起我在外面的情况,她只知道我在做着跟文字有关的事情,她不知道我具体做什么,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她对他儿子这份事情的看重。她不知道怎么教诲我,只是絮絮叨叨地要我惜点力气,别累着自己……说到这里,母亲停了一会,看我几眼,又说,你好像比上次来瘦了,头上也有白头发了……母亲还说了好多,但是哪一样都与他的儿女她的家人有关,我点着头,认真听着,这一刻我深深的感觉到我没有长大,我是母亲的孩子,永远的孩子,忽然间,我是那么的想回到童年,回到那些依偎在母亲膝前的美好时光。

        小时候,母亲没有在门口给我们讲过什么有趣的故事,没有在月光下教过我们童谣,没有在被窝里给我们破字解谜,也没有给我们讲过什么人生的大道理。母亲没有时间,母亲也可能不懂那么多,但母亲无时无刻不在用她特有的积极的方式影响着我们。我最初的启蒙就是白天母亲肩头上沉重的草筐和夜晚母亲在灯光下给我们缝补衣服的身影,它们早已变成了永远不变的剪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它使我明白了生活的酸苦与艰辛,明白了前进与奋斗,明白了母亲怎么给予她的儿子,明白了儿子怎么报答母亲。多年来,我在母亲的目光里渐行渐远,渐远渐近,成长着、生活着,精彩着。

        晚饭后我再次与母亲谈起要她和父亲跟我到城里去住的事情。几年前我曾经硬拉着父亲和母亲到城里住了一段,但是只住了几天,母亲就吵着要回来,说是住在楼房里太闷,也不方便,想家,想地,想老邻居,想她那帮留在村里的儿孙们,我只好把他们送了回去。后来,我了解到母亲是怕住在我家里花钱,她给邻居们说,啥都要花钱,她不想给我添麻烦。这一次,母亲再次拒绝了我。我说娘,别担心我吃不上饭,够咱们用的了。母亲说,够用了也要省着花,你在外面花销大。还说,家里什么都有,也不比城里差。我仍然劝说着她,并且说这次就是拉也要她和父亲拉走。母亲见我太认真,用少有的严肃叫着我的小名,说,你的心意我知道,娘这么大年纪了,吃啊,喝啊,啥都不在意,只要你们在外面能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娘比吃了龙肉都开心高兴。

        这就是娘!

        这就是咱们的娘!

        夜里,我躺在床上,想着母亲,想着我们这个家,不能入睡。我问自己,对于母亲我们还要求她什么呢?她勤劳、朴实、爱她的孩子们、爱这个家,这就够了。她可能不漂亮,没有文化,没出过远门,做事情不太得体,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与我们背道而驰,并且有时侯让我们难为情,甚至她不知道国外还有国家,政治之外还有经济,也甚至从来没有化过妆,时常穿着不太整洁的旧衣服,但是,母亲在儿子的心目中,永远还是那样高大和慈祥。

 2009年初夏于沈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枣庄在线 ( 鲁ICP备18028131号-1 )  

鲁公网安备 37040002006008号

GMT+8, 2018-12-16 07:15 , Processed in 0.19934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