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浩:蝈蝈声声(散文)

627
枣庄在线 发表于 2020年11月19日

/upload/bbs/2020/09/14/584457e7-83d6-4525-bd0d-c72f9f8d102f.jpg


秋夜静谧,邻居家的阳台上传来蝈蝈的“唱歌”声,忽高忽低,时断时续。


好久没有听到蝈蝈的声音了,忽然间感觉这吱吱呀呀的翅膀摩擦声竟然是那么的悦耳动听。特别是在这微凉的初秋的深夜里,合上笔记本电脑,静静地聆听这虫儿的“独唱”,心中顿生莫名的暖意和感动。


在我的老家峄城乡下,蝈蝈被称为“叫乖子”,是一种夏秋季节才会出现的小精灵,一般生活在豆子地里。特别是到了豆子快该成熟的时候,地里的蝈蝈声起此彼伏,仿佛就是一台大合唱,提醒人们该收割豆子了。


这种小东西肚大腿长,看似笨拙,其实很聪明,时刻保持着警觉,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赶紧“住口”。看到人到了跟前,它要么不动,利用自身的保护色保护自己,以免被发现,要么长长的后腿猛力一蹬,早已跳到了几米开外的豆丛中。如果一旦被抓,它也绝不会老实的束手就擒,除了用带刺的腿努力挣扎外,还会冷不丁张开两个大门牙,扭头就在人的手指上狠狠地咬上一口。儿时捉蝈蝈手没少被咬过,那种痛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


在抓蝈蝈之前,往往要自己动手,用秫秸瓤和秫秸篾子,穿制成一个三角形的小笼子,以用于装蝈蝈。那时,村里的每个孩子都会这手艺,一截秫秸在手,分分钟的时间一个“叫乖笼子”就做成了。当然,如果家里有圆形的“叫乖葫芦”,那就更好了。这种葫芦是专门用于饲养蝈蝈的,要在葫芦还新鲜时,在上面开个门,掏出里面的瓤和籽,然后在一周圈镂空上窗户,再刻上其他的文字或图案,俨然就是一个精美的工艺品。


母亲手巧,喜欢刻制“叫乖葫芦”饲养蝈蝈,每年秋天总会在老家的屋檐下挂上几个葫芦,摘来南瓜花喂蝈蝈,让蝈蝈的歌声在小院中此起彼伏,享受着秋收的喜悦。母亲的这一习惯一直保持着,即使搬到了市中区城里居住,每到秋天,她还总会支使父亲到附近齐村的豆子地里去捉几只蝈蝈来饲养。记得有一年都已经穿上棉衣了,在父母家吃饭时,忽然从母亲的身上传来了阵阵蝈蝈的叫声。原来,母亲怕最后一只蝈蝈冻着了,特意每天揣在怀里,精心的侍候着。听着蝈蝈声,一家人都禁不住笑了起来。


再闻蝈蝈声,秋意恰正浓。母亲刻制的“叫乖葫芦”还在墙上挂着,但今年里面已没有了蝈蝈。母亲卧床养病半年了,已没有精力饲养蝈蝈,而父亲早已走远,再也不能给母亲去捉蝈蝈了。母亲问,不知今年地里的蝈蝈多吗?我说,多与不多,这两天都想法给您捉一只去。(2020年9月13日上午,于枣庄市市中区立新小区悠然居)

收藏
共0回复/0页 
  使用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